欢迎访问:开心婷婷五月综合基地-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-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穿越成杨过

穿越成杨过

陈大林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草地上,他郁闷的坐起身来,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不着寸缕。

  这他妈是哪?我怎么会光着屁股躺在这?我发誓我根本没来过这里,并且现在是他妈冬天啊!这尼玛面前遮天蔽日的荷叶粉红的荷花肥硕的莲蓬是什么鬼?

  做梦呢?还是穿越了?老子又没死没触电更没有高速开车出现黑洞什么的。

  「所以,这肯定是梦。」

  既然是梦那就没什么了,随意发挥就行最好梦里能出现几个女人那样就爽歪歪了哈哈。

  暖风拂过他赤裸的身子,真是舒服,他吹着口哨漫步在荷花池边,远远的望见一处庄园式的民宅,让他加快了脚步。

  「里面可一定要有美女啊!大把大把的美女!老天保佑」陈大林到了那宅子跟前才发现那宅子气派的很,尤其……咦?墙上居然有九个血掌印?这是?这个梦是神雕侠侣?那可有意思的很了,李莫愁那美艳道姑可能还在里面呢!可不能叫她跑了!

  「李莫愁在里面吗?快快给老子出来!」

  李莫愁刚刚将陆老二夫妇打翻在地,就听见门外有人叫嚣了起来。李莫愁不怒反笑向门外喊道:「这是哪位英雄到了,贫道就在房内。」在就好,在就好!陈大林急忙顺着声音跑了过去,吱呀一声房门打开,只见一位貌美年轻的道姑手拿浮尘,一身杏黄道袍,她脚下踩着一个男子的头,那男子旁边还躺着一个贵妇人,这三人的身份定是李莫愁和陆老二夫妇了。

  陆老二夫妇对视了一眼,眼中同时写满了失望,毕竟刚才听到门外的声音以为高人到来,说不定能逃过一劫,可等陈大林进来她们才发现来的是一个和尚一般发型的年轻人,而且还光着身子感觉不到任何内力,显然他的脑子肯定有问题,不过他应该马上就会解脱了,希望他下辈子投个好胎吧。

  「我看见了墙上的血手印知道你李莫愁肯定来了,幸好你还没走。」李莫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造型怪异不知廉耻的傻子乐道:「可怜的孩子,给你一炷香的寿命说说看找贫道作甚?可是来寻仇?据我所知你应该不是陆家庄的人吧?不过贫道的仇家也确实不少。」

  「我找你有个很单纯的目的……就是肏你。」

  李莫愁怒目一瞪,她恨男人,更恨这种轻薄无礼之人,听他竟敢如此轻薄自己,也就不用再给他活命的时间了。李莫愁立即出手,拂尘破空而出,她的浮尘看似柔软,但从她手中甩出那便是致命的利器!陈大林下意识的躲闪,可他的速度怎能躲过,紧接着他的脸上就被拂尘上那丝丝毛发轻轻拂过,那感觉就像是恋人调皮的用青丝戏弄,还带着悠悠女儿香。

  李莫愁惊骇不已,她刚才怒极所以下了死手,面前的淫贼应该头颅爆裂而亡才对,怎么现在是如此情况?震惊只是片刻,她用足了内力一掌击在陈大林胸口上,这一掌打的结结实实!这下他定会撞破木门飞出院外七窍出血暴毙而亡!可结果总是不尽人意。李莫愁惊慌失措的上下打量着他,然后又不甘心似的推了几掌,淫贼居然纹丝未动?

  「大侠救我二人……我们中了冰魄银针之毒……」陆老二看此情形也是震惊不已,所以立即把握不可失的机会向陈大林求助。但陈大林哪里会去理会他。

  要说陈大林一点也不疼也有些夸张,他的感觉就像是被一个年轻女子狠狠的拍了一掌,皮肉疼,仅此而已。

  「我操啊,真他妈狠啊你,都给你拍红了,还他妈拍?」陈大林抓住她的手腕,另一只手啪的一巴掌打过去,李莫愁眼看着他愚钝的攻击竟然来不及躲避,啪的一声脆响,她的脸上多了一个红手印。李莫愁傻了她真的是轻敌了,原来这淫贼真的是高人,她感觉自己这次真的要栽了。

  「你……你是哪里的高人,竟然能吸光我的内力?」「吸光你的内力?是吗?这么厉害?我这叫梦中大法。」陈大林一把将她抱住,李莫愁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被男人卡住,惊慌失措的拍打着男人的胳膊,男人则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嘴唇……李莫愁的初吻就这么被夺走了!李莫愁在他身边好像内力全无,但靠自己的力气显然挣脱不开一个发情的野兽。李莫愁死也没想到自己还没从陆展元带给她的伤害中恢复过来,这里又来了一个更无耻的,最可怕的是这人的功夫深不可测!

  「淫贼!放开我……我饶不了你!我要杀了你……我要把你碎尸万段……!」「哈哈,你怎么在我的梦里把我碎尸万段?啊?老子好久好久没操过女人了,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赤练仙子的逼有多爽,哈哈!」陈大林将她扑倒在地,拉住她的领口左右用力一分,两颗白的耀眼红点如豆的极品美乳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  「哇哇,好白好大的奶子!手感真好啊!」陈大林骑在李莫愁身上,低头含住了她的奶子,那触感真是棒极了,他贪婪的吸吮着,吸的啧啧作响,李莫愁此时羞愤欲绝,一点力气也用不上更别提什么内力了,她真不明白哪里来了这号妖人让她受此侮辱。

  「杀了我吧……否则……我不会放过你的!」

  「老子用的着你放过?乖乖等着被操吧!」

  李莫愁双腿乱蹬漏出雪白的大腿,她的领口大开两颗乳球被男人抓在手中一阵揉捏,他用手指用力捻着她的乳头,然后将乳头拉长附身用舌尖挑逗。

  「啊!好痛好痛,放开我……放开我……」

  「哎呀呀这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的女魔头赤练仙子李莫愁?你也会痛啊?」「淫贼!啊……轻些……有种报上名来……好让我死个痛快!」「那你就叫老子猛男好了!」

  「孟南……啊,你干什么!把你的脏东西拿开!」只见此时的陈大林并不急于给她开苞,而是将早已硬起来的几把插入了她的双乳间,他用双手挤压着李莫愁的双乳,几把在她的乳间来回的穿梭着,她的双乳又白又软爽的陈大林浑身直颤。

  「大侠……救救我和夫人……请给我们解药……」陆老二体内的毒性已发,他浑身冰凉打着哆嗦向他们爬过来。

  「操你妈一边去!再烦老子,老子现在就宰了你。」陈大林一把玩着李莫愁的奶子,一边恶狠狠的说道。

  「我好难受……大侠救我……救我……」

  「我操你妈!」陈大林起身就要去揍陆老二,他刚一起身,李莫愁感觉身体立即就恢复了些许力量,她向旁边一滚发现只要离他越远内力就回复的越快,她急忙连滚几下突然起身破窗而出!与此同时一枚银针射向陈大林,陈大林其实根本看不清也躲不开,可奇怪的是那银针本是速度极快,可到了陈大林身边时突然降低了速度,就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,陈大林这才看清并且轻易躲过,然后立即追了几步推开房门哪里还有她的人影!被她逃了……「我操,原来我不光能让身边的人内力全失,还能让暗器失去原本的威力?

  那老子岂不是无敌了?不过也对本来就是老子的梦,老子当然无敌了。」陈大林想起那陆老二大怒,回身准备揍那他一顿,他回到屋内只见那陆老二趴在地上,一步步向前挪,他伸手去够地上的一个小白瓷药瓶。陈大林明白那药瓶定是赤练仙子翻滚时掉落地上的,他走过去将药瓶捡了起来。

  「大侠……解药……快……救我……我的血……要结冰了……」「你他妈的坏老子好事!老子管你结不结冰?」陈大林看见另一边的陆夫人蜷缩在一起始终一声未吭,不会是已经结冰了吧?

  本来还准备跑了李莫愁用她来代替呢。他来的陆夫人身边,发现陆夫人那长长的睫毛上都结了一层霜,她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倒也漂亮,不过现在的她蜷缩在那里打着冷颤让他美感大减。陈大林打开药瓶管他里面是解药还是毒药,就捏开陆夫人嘴里倒了一点,她的嘴稍微打开一个缝隙就有一股寒气喷出,就像是夏天十六度的格力空调。

  古时的解药也确实厉害,不一会的功夫,陆夫人苍白的脸色开始缓解,她勉强睁开眼睛看样子想对陈大林表示感谢,虽然她一句话也没说过,但周围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。

  「夫人,刚才那解药的量应该不够吧?还需要吗?」陈大林凑到陆夫人耳边问道。

  陆夫人听了急忙点了点头。

  陈大林嘿嘿一笑,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趣事,几把竟然硬了起来,他将药粉倒在了自己的龟头上,然后轻声对她说:「夫人,解药涂在我的大鸡吧上了,你要是想要解药就自己舔吧,如何?」

  陆夫人闭目不语……

  「刚才的滋味不好受吧?解药可是就在你面前了,你又不是处子那么害羞干什么?我帮你挡着呢,你老公又看不见!而且我是不会帮你老公,我本来要肏李莫愁的结果被你老公破坏了,但是你要是解毒了,还绝不会拦你救你老公怎么样?」陆夫人显然犹豫不决……

  「我知道你们的事,得罪李莫愁的是陆展元,是陆老二的哥哥,凭什么你要跟着受罪?你招谁惹谁了?你甘心就这样死了?你才多大?最最关键的,你死了还怎么保护你可爱的女儿无双姑娘?」

  陆夫人突然一张嘴含住了嘴巴的大鸡吧。

  「唔……这就对了嘛,好灵巧的舌头,又凉又热的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啊,对对就舔那里……哦,不要那么用力……吸啊……呼呼,真他妈爽……」陆夫人含着他的肉棒用力的吸吮着上面的解药,陈大林见她只吃自己的龟头,就又往鸡巴根部洒了一些,果然陆夫人像闻到肉骨头的狗一样将他的鸡巴整根吞进去,不过陈大林的鸡巴不算短,陆夫人又从没给人口交过,他的龟头才一顶陆夫人的喉咙她就不再前进了,陈大林刚刚尝到深喉的滋味哪能就此放弃,他按住陆夫人的脑袋让她继续往前。

  「夫人!夫人!畜生淫贼!放开我夫人,我……我要宰了你!畜生!」「哦……好深,我操深喉原来这么爽,哦……啊啊……我操,不好要射…… 啊啊。」陈大林按住陆夫人的后脑用力顶了几下,精液喷薄而出,直接进入她的食道根本连吞咽都省了,他射的时候还特意侧了侧身,让陆老二看了个真切。

  「你!你……」

  陈大林舒服的打了个哆嗦将鸡巴拔出来,在陆夫人的脸上蹭了蹭,她的体温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,只是周身上下湿透像洗过澡一般。

  「老爷……妾身也是为了你啊……」

  「老子不用你管,何沅君!你这个淫妇!我陆展元真是瞎了眼了!!」「何沅君?陆展元?你是何沅君?这他娘怎么和书上不一样啊?怪不得这么年轻漂亮?这么浪,原来你是何沅君啊!哈哈,也算是个角儿了。」陆夫人何沅君听着两人的话,羞得无地自容,但她突然觉得浑身燥热,好像要烧着了一般,她扯着衣服叫喊着热,下体痒痒的厉害,那感觉比平日里独守空房还要难受百倍,随着她的大力撕扯不一会就自己脱了个精光。

  窗外,李莫愁远远的看着这一切,原来她并没有走,因为陆氏夫妇必须死!

  尤其她们刚才知道了自己受辱的一切,那就是死上加死!她在等机会如果有可能连那淫贼一起杀了最好!她看着眼前发生的一起,冷笑道:「哈哈!爽快爽快,何沅君那个贱婊子真是傻的要死!解药也是毒药,怎能多吃?冰魄银针之毒至寒至邪,解药自然是至热至淫了!不过那淫贼也不知是何方高人,涂抹在那丑物上竟然未有中毒现象……冰魄银针竟然也伤不到他,当真不好惹啊!我的仇如何能报!」

  陆夫人躺着地上一手捏着自己的奶子,一手扣着逼,她大声叫道:「好热,好痒……老爷,帮我……老爷……肏我……妾身好痒好需要……啊啊……快给我肉棒……」

  陈大林不知道她这是怎么搞的,不过这种情况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的,他上前一步问道:「我这里倒是有一个肉棒,但是呢我不是你老公,你要是想用呢……」「我用!大侠……我用了,快给我肉棒,我要大肉棒……谁的都可以……快给我吧,我要死了……」

  「淫妇淫妇……啊……」陆展元吐出一口带着冰渣的黑血昏了过去,估计凶多吉少了。

  「那你就爬地上,像狗一样撅起屁股求我插进去,那样的话,我可能会发发善心用我的肉棒帮你。」

  「好好!妾身爬好了,请大侠快些插妾身……请快些。」何沅君将上半身俯的极低,跪在地上屁股翘的很高,她那肥硕的屁股还在那边左右摇摆着,像极了发春的母狗。

  陈大林挺着鸡巴来的她的身后,她的逼好像能感应到似的,冲着他的龟头就吞,陈大林鸡巴也涨的难受也就没在折磨她,腰一挺将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。

  「哦……大肉棒……大鸡吧……终于肏我了……我等了……终于被鸡巴肏到了……啊啊……好棒……操死我这个骚逼……操死我吧……用力肏……啊……」陈大林双手掐着她的小蛮腰半蹲着奋力输出,他摊下身子抓住那对好像比李莫愁还大的奶子,肆意揉捏只管自己玩的爽根本不用管她会不会疼,他用力的在何沅君肥臀上抽打,居然打的何沅君泄身一次。

  陈大林将她翻过来让她躺在地上,自己压到她身上,何沅君主动紧紧的抱住陈大林,亲吻他的面颊。

  「相公,肏妾身……妾身是你的人……奴婢要给你生孩子……哦……大鸡吧……肏我……骚逼好爽……又要到了……又来了……」随着何沅君的再次高潮,陈大林也将精液灌满了她的子宫。

  「啊!射进来了……爽……舒服……」

  「呼呼,累死老子了,终于肏到女人了,尽管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,不过这次梦的也太真实太爽快了吧,而且以为知道自己在做梦的话很快就醒了,这次怎么还没醒?」

  反正在自己梦里,既然梦还没有结束,那就去找小龙女吧!那可是自己最喜欢的女性了!想想都兴奋,再回头看一眼陆夫人,真是索然无味。

  陈大林毫无留恋的离开了,等他离开后过了一会,何沅君还沉浸在高潮的余温中,李莫愁就跃进屋内。

  「啊!李莫愁!你……你……也罢,我已经尝到了女人的快乐,死也值得了,动手吧。」

  李莫愁听她这么说反倒迟疑了下问道:「你是说刚刚那淫贼给了你快乐?」「最大的快乐,从未有过的快乐!也是女人该拥有的快乐。」「呵,真是可怜,我到现在才知道我为什么输给你,因为我不是淫妇!那你去地狱等着那淫贼吧!受死!」

  「哈哈,那淫贼说过,他不会放过你!我在下面等着你!最终我们会共侍一夫!哈哈哈……」

  「婊子去死!」

  距离那陆家庄不远处一片树林,陈大林光着身子大摇大摆的走在林中,因为以他对神雕侠侣这部书还算了解,知道这里会出现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女主!黄蓉!当然也会出现他的傻丈夫郭靖。不过……自从知道陆家庄里的夫妻是陆展元和何沅君后,陈大林也有些不那么自信了,不过梦本来就是这样吧,混乱,不确定性,有时候这样反倒刺激。

  陈大林不知怎地突然泛起困来,他暗道:「完蛋居然想睡觉?这应该是我快醒了吧?我马上要离开这个让我着迷的梦了真可惜啊,不过没办法梦就是梦……」不知过了多久,陈大林从睡梦中醒来,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还在这个神雕侠侣世界里!难道这不是梦?自己真的穿越了?如果是穿越的话就太好玩了!同时自己以后的行事方式得注意些了。

  天空中的一声清啸让陈大林抬头望去,只见半空中盘旋着一只大鸟。那大鸟锐利的眼睛发现林中有一条小蛇,它可能是肚子饿了,随即双翅收紧俯冲了下去。

  陈大林正走着突然感觉头上有东西掉了下来,他急忙后跳了一下正巧躲开,只见掉下之物原来是只活大鸟?那大鸟儿扑了空,呼扇着翅膀稳稳落地后又向陈大林胯间袭来,陈大林大惊失色,他急忙出手一把将那大鸟擒住。

  「我操,这他妈鸟,是把老子的鸡巴当虫子了?我操好大的力气!这应该就是雕了吧?那说明……」

  「雕儿~雕儿~」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响起。

  原来女孩看见天上的雕儿突然冲了下去,便急忙寻着雕儿下降的方向寻了过去。

  「你的鸟在这里。」陈大林喊道。

  女孩急忙顺着声音跑过去,就看见一个没穿衣服的怪人抓住了自己的雕儿。

  「快放开我的雕儿!」女孩见了不穿衣服的陌生人竟也不怕。

  那女孩大概十岁左右,穿着一身绿罗裙,胸前挂着一大串珍珠,大大的眼睛,白嫩白嫩的脸蛋似要滴出水来。陈大林知道来人定是郭芙郭大小姐了。

  「小女孩,你的雕儿,咬了我的鸡儿,你说放我便放吗?」「那……那……肯定是你的鸡儿先惹了我的雕儿!」「真是会强词夺理,不管怎么说我的鸡儿受了伤,就得那你的雕来抵。」「我有银两!陪你鸡儿就是,快快还我雕儿!」「我的鸡儿可是无价之宝!你这丫头陪的起吗?」「呵,来来给本小姐看看你的是鸡儿还是凤凰?」郭芙也不惧怕,来的他身边,陈大林对小女孩没兴趣,不过戏弄一下也挺有意思的,当下便露出下体给她看。

  「你看,你的鸟把我鸡儿弄断了!」

  「这……这是什么鸡儿?这不是小蛇吗?」说完,她还好奇的用手指戳了几下。

  靠原来真不知道鸡巴是什么?

  「我当然知道这是蛇了,我的小蛇名叫鸡儿,明白了吗?反正是你的雕咬的。

  我操,你看你看,这畜生还想咬呢!「

  「哈哈哈哈,好玩好玩!既然我的雕儿那么喜欢你的小蛇,不如你把你的蛇卖给我好了,一两银子怎么样?」

  「我的小蛇可是宝贝,多少钱都不卖的,不信你摸摸,还会长大呢!」「吹牛!」嘴里说着不信,可小嫩手已经抚了上去,她一开始还担心会不会被咬,可后来发现那软软的小蛇不咬人,它在郭芙的小手里变得越来越硬,越来越热。

  「哇,好厉害!竟然是真的!」郭芙脸都要凑过去了,她越摸越快,想看看它到底能长多大。

  「对对……再快点……嗯嗯……很不错……就是……这样……啊啊要……」陈大林有心快射,再加上被这么个漂亮的小女孩套弄也确实刺激,所以他精闸一开噗噗的射到了郭芙脸上,结果正聚精会神看那小蛇的郭芙被突如其来的白色液体喷到了脸上,嘴里眼睛上头发上。

  「呀!这是什么!」郭芙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扭过头去,又将嘴里的液体吐了出来。

  「哎呀,不好,你弄急了我的蛇,它喷了蛇毒到你脸上了!」「啊?!呜呜……娘……我不要死……都是你!我让我爹娘杀了你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「明明是你不好好摸它,弄急了它,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这蛇毒并不厉害,不会致命,只会让人眼瞎,就像那柯镇恶一样。」「啊?我不要瞎,我不要变成大公公的样子啊……」郭芙小时候最怕柯镇恶的样子,现在大了些也看习惯了才没那么怕了,可要是自己变成那样,那还活着干什么?

  「放心吧,有我在,怎么能让你瞎呢?是不是,来来跟我走我们去拿解药,但是有一点,千万别睁眼!如果在我让你睁眼前睁眼的话,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的眼睛了。」

  「啊!好好!我不睁眼!快带我去拿解药,扶着我啊!不然我怎么走啊!」「哦哦,好,我这不是想着男女授受不亲嘛!」「都什么时候来还说这些,真是的!」

  陈大林一路带着她来到一个破窑洞外,这是他路过的时候发现的,现在正好派上用场。

  「小丫头,你的雕儿听你的话吗?」

  「当然听了!」

  「那你能让你的雕儿把你娘亲叫到这里吗?」

  「可以啊!」

  「那好,你想在就让你的雕去引你母亲过来,记住让你母亲一人过来就行,人多了我怕他们把我当成坏人。」

  「不会了,你那么好心给我拿解药怎么会是坏人呢,你放心吧,我会和爹爹解释的。」

  「是不是没办法让雕儿具体叫谁过来?」

  「……是,它已经很厉害了。」

  陈大林沉思了一会,如果来的是黄蓉,自己的对策已经想好,如果他们夫妻一起来,也可以用郭芙交换黄蓉,他娘的要是光郭靖过来就真白忙活了。

  陈大林带着闭着眼的小郭芙走进窑洞,发现这洞里居然有人居住过,有木床有火炉。是啦,这应该是杨过的住处,幸好他现在不在不然还挺麻烦的。

  黄蓉和郭靖离开桃花岛本是要找黄药师的,可郭芙这小丫头偏要跟着出来玩,他们两口子实在拗不过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,只好也将她带了出来,可那曾想调皮任性的郭大小姐就让私自带着雕去林中玩耍,夫妻二人发现后立即分头去找。

  黄蓉抬头一看,自家那雕盘旋在自己头顶清啸了几声后,又向林中飞去,黄蓉会意立即飞奔了过去……

  「解药还没好啊!我的眼不会瞎吧……」

  「我正在研磨草药啊!哪有那么快,只要你听话就肯定没事。」天空一声清啸,陈大林知道你那雕回来了,他抬头一看一道靓影已经站在了门口,门口那人是一名二十六七岁的女子,那女子容貌极美姿色极佳,她的一双眼睛特别灵动,似能看穿人心一般,这人正是黄蓉!

  黄蓉见一裸男坐在女儿身侧,那裸男一脸的淫笑,面目可憎,而且看起来没有丝毫内力,甚至连武功都不会。而女儿郭芙双目紧闭,不知何故。黄蓉没有轻举妄动,只是站在门口目光一厉看向那裸男,没想到那裸男挑衅得挺了挺自己的阳具!黄蓉急忙撇过眼睛。

  「芙儿,你怎么了?」

  「娘……娘你来了,我中了蛇毒不能睁眼,不然就瞎了这位大哥哥正给孩儿煎草药解毒呢。」

  黄蓉见那裸男手里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坐在女儿身旁,除此之外哪有什么草药?不过女儿衣衫整洁,而并无太过激动,想来这裸男还有一丝丝人性,没有对女儿下手。黄蓉双手背后用内力一吸一颗珍珠大的石子飞到手中,她将那石子捏在中指与拇指间,带着玉镯的手腕轻轻一翻,内力聚与指上一招弹指神通,石子像流星一般射向男人的天灵盖,这是要一击致命啊!看来黄蓉是真怒了。

  「哎呦!我操好疼!啊……好疼。」陈大林根本看不见那石子飞来就已经中弹,不过好在石子飞到身边后力道大大降低,所以他只是感觉到了疼,就好像后世有小朋友用石子砸了下脑门一般。

  「怎么了怎么了?」

  「嘶……你娘不怀好意用石子丢我!」

  「娘!你干什么啊!他是好人啊!」

  黄蓉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,她的弹指神通已经可以击穿树干了,这小子看上去普普通通竟然硬接自己一招,只是喊疼?这下难办了!「抱歉是我鲁莽了,这位少侠!看样子你的目的是我或者我夫君了,不知我夫君二人,哪里得罪过你还请告知一二。」黄蓉忍下突然袭击的念头尽量心平气和的道。

  「这位夫人误会了,您女儿玩弄我的蛇,导致它喷了致盲的毒液,我带她回来给她上眼药仅此而已。」

  「那如此真是多谢了,现在请归还小女,我桃花岛不缺的就是蛇毒解药,日后我夫妇二人定会登门拜谢。」

  「不不不,此蛇非彼蛇你的药解不了解不了啊!」「那就请壮士马上给小女解毒一切费用我十倍奉上。」「可惜还缺一味药。」

  郭芙插嘴道:「你怎么不早说!怎么还不去釆?」「这药你母亲身上带着呢。」

  「那就好那就好!」

  黄蓉暗想:「他指的那药定是我的血了,这是要我自己选择自杀或是救女儿了!」

  「好,只要是我身上有的,定会给你!」

  「好,那你脱了衣服,然后过来我告诉你。不要误会啊,我怕你衣服里藏暗器。」

  「如果我不照做的话呢?」

  「哎呀,小丫头,这毒药蔓延了可能进了你的血液里,我现在得给你放出毒血。」

  陈大林不回答黄蓉的话,反倒将带尖的木棍抵到了郭芙的脖子上。

  「住手!我照做!」

  陈大林这辈子见过的最美图片应该也比不过现在了,黄蓉红着嫩脸含羞带怯的将纱裙褪下,然后是软猬甲,不一会的功夫,黄蓉就脱的光了屁股,胸前也只留一条裹胸带。她的皮肤很白身上没有一丝赘肉性感至极,她双手捂着下体神情极其不自然。

  「暗器既然伤不到你,等我近了你的身!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!」黄蓉恶狠狠的想着。

  「胸前的带子扔掉!把手拿开,然后再过来!」陈大林吩咐道。

  「什么?什么带子。」像小瞎子一般的郭芙问道。

  「没事,没事,等我拿到你母亲身上的药就给你治眼睛,到时候你的眼睛会比现在还漂亮的!」

  「真的吗?那真是太好了!娘亲,你怎么那么磨蹭啊,快点过来给他啊!我都等不及了!」

  黄蓉银牙一咬,将那男人当成死人好了,反正他马上就要死了。她缓缓解开胸带,两颗原本看不出大小的奶子突然蹦了出来,那尺寸真不一般,肯定有后世的D 杯,最关键的是她身材很苗条,更显得奶子大而坚挺。

  「哇哇哇!来来……快过来!真他娘大!」

  黄蓉的拳头捏的格格作响,她一步步走到陈大林面前,奶子在她行走时一上一下的晃动看的陈大林眼花缭乱的。

  「转过去!快快,转过去。」

  离陈大林还有两步的距离,眼看就能擒住他,没想到他居然让自己转过身去?

  反正他应该会来侵犯自己,等那时给他致命一击!今天的事绝对不能让夫君知道。

  黄蓉心想:「我距离他有一臂以上,他要是对我出手就会脱离对芙儿的控制,到时我立即出手解决他!」

  陈大林欣赏着黄蓉的背影,哎连背影都那么好看啊!细腰翘臀胯间的美鲍鱼!

  他站起身来到黄蓉身后,手掌一下摸上了黄蓉翘挺挺的屁股。

  黄蓉一激灵,暗道就是现在!她迅速出手,右手后探抓住陈大林的手腕,然后迅速向右转身,这一带应该会将男人摔倒地上,然后不管点穴还是一掌毙他都任由自己的喜好。可……那男人仅仅是被拉的踉跄了一下,就好像情侣间的拉扯,她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动他!可怕,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内力哪里去了?完全使不上内力!

  陈大林嘻嘻一笑一把从背后将黄蓉抱住,他用下体摩擦着女人的臀沟胯间,双手紧紧的搂着她肆意揉捏着她硕大白皙的乳房。

  「我需要你身上的药,那就是你的淫水!哈哈。」黄蓉大惊失色,她的身子还从没被丈夫以为的人这么碰过,这次居然着了这个淫贼的道,不但被看了还被这样摸!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得赶紧想个对策才行!她抓着自己胸前的大手,腰部用力想给后面的男人来个过肩摔,可她用尽力气也扛不动那人,这可真真的奇怪了。

  陈大林的手掌居然握不住她的奶子,硬硬的乳头刮着他的掌心别提多过瘾了。

  「住手!放开我……」黄蓉被他一抓胸部浑身更是无力,而且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特别喜欢他的抚摸,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完了。

  「宝贝,你最好不要太大声,万一你女儿看见我们两个这个样子,成何体统,是吧?」

  陈大林用手指夹住她的奶头轻轻的扭动,粗大的下体剐蹭着她已经湿润的穴口。

  「我女儿根本没中毒!是不是?」黄蓉突然岔开话题道。

  「对,放心吧,只要你伺候好我,我就让你们母女高高兴兴平平安安的离开,怎么样?」

  听到女儿确实没有中毒,她心下稍安,但自己眼前这关可要怎么过,这人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功夫竟然能让自己内力全失,周身无力像中毒一般。

  「少侠……你下面好大好硬,我很喜欢,这种事将就情投意合……我们……晚间投宿后再做好吗??「黄蓉娇羞的道。

  「你是不是觉得除了你黄蓉别人都是傻子?这么烂的脱身借口也亏的你说出口。」陈大林亲吻着她的脖子,黄蓉被她一吻身子就酥麻的厉害,再这样下去可不行。她尝过男欢女爱的乐趣,所以抵抗力还不如李莫愁,她的身体已经渐渐的不受控制,脑筋也有点不够用了。

  陈大林怕这黄蓉鬼点子太多,不想再给她思考的机会,这次机会错过鬼知道去哪找她,当下他鸡巴对着她湿润的穴口,一挺身刺溜一声插了进去。

  「你!……啊!」黄蓉直觉如遭雷劈,完了,被其他男人插进去了!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好紧的逼啊,好爽……」陈大林双手抓着她的乳房,鸡巴在她的逼里狠狠的插着。

  黄蓉面如死灰的被陌生男人操着,而且在女儿旁边尽管她没睁开眼睛,可随着身后男人的操干她的身体有了感觉,面部又慢慢红润了起来。

  陈大林抓着她的头发逼她来到郭芙面前,面对着郭芙被身后的男人侵犯着,她想叫出声可又不敢,只能强行的忍着。

  「啊!不是那里!那里不行!」黄蓉被操的正爽,她闭眼享受着老公无法带她她的感觉,突然穴里一空,屁眼却被堵住,吓的她急忙喊道。

  「娘,你说什么?哪里不行?」

  「没事芙儿……没事……哦……」

  「你的后门应该没人走过吧?我算是第一人哦,别忘了我哦!」陈大林用力挺进那窄窄的通道,缓缓的抽插着,她的屁股越来越放松,陈大林肏的也越来越轻松。

  黄蓉的面门离郭芙不到一尺远,她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不管舒服还是痛苦,她现在只求身后的野男人能快些发泄完兽欲,等她将女儿安顿好后再不惜一切代价将正肏她的男人杀掉。

  男人一会插她的屁眼,一会插她的骚穴,她阴毛浓密显然是个性欲较强的女人,怪不得水那么多。

  陈大林拉着她的头发,下体啪啪啪的撞击着黄蓉的翘臀,她穴里的淫水噗噗的外溢着。男人越操越爽突然加快速度,女人意识到了什么她急忙回头轻声道:

  「不要射进去……」

  男人哪里理她,顶住她的翘臀精液噗噗的射满了她的子宫,她也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送上了高潮。男人疲惫的趴在她背上喘息了几下后拔出鸡巴,将一脸木然眼中含泪的黄蓉拉到胯间,将带着精液的鸡巴放在她的嘴边道:「给老子舔干净,要是敢耍花样我就让你女儿看看你的样子。」

  黄蓉没有说话,麻木的含住他的鸡巴连嗦带舔的给他清理了干净。

  「口活很好嘛,真是可惜我今天实在是太累了,比然定要再来一炮!」说完还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春呻不断 下一篇:淫贼廉驰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